顯而立見:企業的人才策略

小編心裡感動的某個瞬間:公司活動結束後Andy理所當然地拿著最重的設備,和辦活動的同仁一起回公司。

去年底出的 《給力: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NETFLIX 維持創新動能的人才策略》,被熱烈討論著,節錄書中提到的數點:
👉公司沒有流程和法則。我們拋棄所有的繁文縟節。
👉繁文縟節只適合管理笨蛋用。
👉你必須無時無刻不停地工作,不是周一到周五,也不是朝九晚五。
👉我們不追蹤工時,只追蹤進度。
👉休假沒有上限,穿著沒有下限──只要不是全裸就可以。
👉出差、餐飲、及公務報銷都不需要收據。要報多少自行決定。
👉我們給你全部的自由,但你也必須背負全部的責任。
👉我們付你無與倫比的報酬,不管盈虧都一樣。
👉報酬是看戰果,不是看年資。
👉價值定位是你自己的責任。
👉如果你打算留下來,那只是為了成就和金錢。不需要是為其他任何理由。
👉我們只告訴你目標,不會告訴你如何達成。
👉我們只要超級英雄。

Netflix 對於台灣是很奇特的企業文化狀態,對於台灣企業來說,這樣的人才策略能否取經部分是適合自己公司的,這個答案很見仁見智;在我經歷了那麼多企業的高階經理人資歷(請見我的新書第二章),到自己創業當老闆後,對於團隊人才的培育,發現我的答案其實是偏向墨家思想的。

春秋戰國時期,諸子百家爭鳴,眾多學說、學術流派豐富了中華文化,這是是很獨特的現象,但這是有獨特文化背景的緣由;因為各國為了壯大自己,開放政權延攬人才,又因為社會劇變產生了嚴重的社會與人口問題,知識份子紛紛對於現實的社會問題和人生思考,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解決辦法。多種學說的思考交錯,讓人們得以去學習思考適合自己的『道』。

華人社會,有功利主義的法家,也有無為無不為的道家思想存在,因為政治統治因素下的發展,我們的文化主軸主流是儒家加上墨家,充滿著各種價值觀角度、試圖平衡;而西方社會是資本主義,大體上呈現出資本主義的極致。
我們與西方社會大不同,Netflix 的文化以台灣來看不可能容許這種事情發生,所以水土要相符,要改成怎樣的策略能幫助華人社會的企業。

在我看來,往墨家的思想方向走,講求邏輯與工具運用、特別是為人服務的工具,抱持著捨己為人、為我的精神,也能幫助企業文化達成 Nerflix 的(表層)效果。

墨家,在我來看,是某種理想中的組織文化,不會困在儒家的框架裡,不需事事都以和為貴;當組織成員都是我為人人、人人為我的想法,『利他』而後利己。這跟 Netflix 表現出只有競爭沒有合作的氛圍大不同,我們不僅為己求勝,就會影響企業文化擁有好的效果但是不同的呈現。

常與團隊分享這五點:

  • 用心思考
  • 用力執行
  • 累積過程、聚焦收斂
  • 重視有效溝通與互動核對
  • 體諒他人、要求自己

尤其是『體諒他人、要求自己』, 別搞錯先後置換,公司是團體戰,在沒有自己的利益下,最終反而才能實現自己!
我希望帶給團隊成員要有黑手的精神,親身去做,用工具、用科學的方法協助事情完成,而有『利他』的精神,更是協助個人也幫助公司完成目標最重要的信念。